翻译大师的博客

讲述翻 译大师学习翻译的心路历程

« 25-year-old Phineas P. Gage富贵非吾愿 »

尤其古 代经典著作的翻译还有古文、文言文的阻隔

  文摘要]当前我 国高端翻译严重匮乏,需求的 专业结构趋向多样化。高等学 校外语在语种结构、人才培 养模式及语言能力的评价标准等方面的趋同化,是造成 高端人才短缺的根本原因。对高端 翻译的旺盛需求不仅要有现实的紧迫感,而且要 有顺应趋向的长远眼光。解决高 端翻译人才匮乏的根本出路在于:坚持传统外语教育,注重语 言与文化的双重关怀的办学特色;改革办学体制,推进人 才培养模式的多样化,特别是 要注重科技外语和翻译专业人才的培养。

    我国的 翻译市场现状不容乐观,而高端 译员的匮乏已成为这个市场健康发展的瓶颈。在全球化的今天,外语翻 译的文化交流与信息交流的功能越来越彰显。随着越 来越多的国际信息涌入,翻译人 员如果不能及时而正确地消化国际信息流,将导致大量、经济、文化与 科技信息的流失。翻译能 力薄弱的问题不解决,还将严 重影响中国的政企涉外活动的开展,甚至影 响中国的持续发展,妨碍中 国全球化的推进速度。

    

    一、翻译市场的强烈讯号:精英人才匮乏,呼唤高 端翻译的多样化

    

    当前中 国翻译大国地位与翻译人才青黄不接形成强烈的反差。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中国出 现了巨大的翻译市场。来自中 国翻译协会的资料显示:中国的 注册翻译公司有近3000家,但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仅在北京注册的就有400多家。全国翻 译从业人员多达50万人。从规模来说,中国已成为“翻译大国”,但并非“翻译强国”。因为这 支队伍中的专业翻译人才只有6万,真正有水平的、受过专 业训练的翻译人才仅占5%。

    翻译人 才青黄不接集中表现为高端译员匮乏。而且从 译员需求的专业结构看呈现多元化的趋势。高端人 才匮乏是世界人才市场的共同特征,然而在 中国翻译市场上表现得更加突出,其中突出的表现是:

    

    (一)文学翻 译人才青黄不接,这主要 反映在外国文学翻译质量下降。以2005年初举 行的第三届鲁迅文学奖为例,在涉及文学翻译的5个奖项中,竟被评 委无奈地空缺了3个。外国文 学翻译之所以遭遇窘境,是因为 优秀文学译著要求译者深刻把握两种语言的精髓,特别是 要有深厚的母语文化功底。然而达 到这种要求的译员太少,导致优 秀文学译作稀缺。时至今日,人们对20世纪中 国的一代翻译大家的风采依然历历在目,例如钱 钟书不仅基础好,而且博览群书,还有浓厚的文学兴趣,其译作 具有很强的权威性;萧乾先 生以集文学创作、翻译和 记者于一身而著称,得益于 他深厚的母语修养和对英语文学的娴熟研究背景。然而中 国本来翻译大家就不多,随着一 代名师的相继逝世,优秀翻译后继乏人。

    

    (二)科技翻译,尤其是 高新科技翻译人才稀缺。多年来 外语院校十分重视外语复合人才的培养,但存在 着重文轻理的倾向。当前,外语复 合人才的知识结构主要是外语专业知识与经济、贸易、、新闻与知识的复合,而外语 专业知识与理工科知识的复合结构则长期受到忽视,以至于当前懂经贸、商法的 文科复合型人才很多,但熟练 掌握外语的工程技术人员稀缺。机械、化工、软件、信息技 术和专业都紧缺外语人才。

    

    (三)口译人才匮乏,尤其同 声传译人才稀缺。随着对 外贸易和国际交流的发展,中国口 译人才严重短缺。目前国 内能够熟练地在商务活动、国际会 议中担任翻译的人才实在太少。同声传 译作为语言金字塔的“塔尖”,被称为 外语专业的最高境界,因而培养也十分困难。这种人 才不仅在我国紧缺,甚至是 全球化的人才难题,被称为“二十一 世纪第一大紧缺人才”。有资料显示,中国口 译人才缺口百万,第六届 全国口译大会暨国际研讨会对中国的口译人才短缺表示担忧。

    

    (四)中译外人才紧缺,尤其是 经典著作和重要政治方面的中译外,面临重大问题。中译外 比外译中难度更大,写作风 格与语言习惯要适合外国人的要求,对译者的中外文水准、政策把 握力和文字表达能力都有较高的要求,。尤其古 代经典著作的翻译还有古文、文言文的阻隔。文人能 够阅读文言文的已经寥寥无几,因此存 在着把古典文献翻译成现代汉语,再由现 代汉语翻译成外语的双重语言转换问题,难度可想而知。而且随 着对外交流的日益扩大,中译外 涉及的语言也越来越多。仅有英、法、德、日、俄等常 用语种显然不够,而稀有 语种的翻译人才就更显得匮乏。

    

    二、外语教育的缺失:教育理念和体系陈旧,办学模式趋同化

    

    在2004年举办的“特色个 性人才强国战略”为主题 的一次高等教育国际会议上,与会专家认为,中国高 等教育正陷入一个办学误区:办学模式趋同化。大学普 遍按照一个模式培养相同规格的人才,而不是 根据个性差异来培养各类创新人才。

    中国高 等学校的外语教育的办学趋同化问题,表现在以下几点:

    

    (一)专业语种结构趋同。开设英 语专业的学校过多,英语专 业招生人数远远超过小语种。目前全国有800多所院 校开设外语院系,同时全 国兴起了一批以新东方学校为代表的外语培训机构,而所有 的院系及培训机构均设置英语专业或进行英语培训。以至导 致英语专业人才饱和,毕业生就业由“热”转“冷”,而小语种尤其法语、西班牙语、阿拉伯语则供不应求。

    

    (二)外语人 才培养模式趋同。多年来,传统外 语教育只注重语言和文化双重关怀,而忽视 综合知识的传授。近年来,又清一 色地转向复合型人才的培养,忽视了外语专业本色,造成了 多元文化的缺失。这种现 象的认识误区在于:把外语 仅仅当作语言的工具,进行语言技能的训练,而淡化 了包括汉语文学在内的中外文化教学,以至于 跨学科界限的知识性课程――法律、经贸、金融、新闻――的过量,而导致 语言专业的异化。在这种情况下,忽视了 深层次的中外文化的熏陶,语言人 才失去语言与文化为特征的传统特色。

    

    (三)语言能 力的评价方法趋同。中国的 外语教育长期以教学服务于为导向,导致学 生只关注知识和语言技巧,而忽视 了语言理解和跨文化交际能力的培养。以测试 为标准的外语能力评价方式,导致中 国学生的外语学习时间长,资源投入大,整体效率低。而以客 观题为主体的语言测试方式只测试了学生的记忆能力和知识存量,却忽视 了用主观题对学生的语言理解能力和运用能力的评价。记忆能 力和语言知识的存储状况是可以见诸卷面的,而语言 的跨文化交际能力则难以在卷面上展现。然而外 语的写作能力与跨文化交际能力至少对于翻译人员来说显得尤为重要。

    诚然,过去清 一色的培养纯外语人才,毕业生知识结构过窄,曾经是 外语毕业生就业由“热”转“冷”的主因。因此培养“外语+专业”、“英语+小语种”的复合 型外语人才是适应社会需要、应对就 业难的根本出路,更是教 学型大学发展的重要战略。然而这 种复合型人才的基本特征是“应用性”,而对于 研究型大学的精英教育来说,必须保 持语言教育的文化多元性,培养高 层次外语专业人才。只有具 备比一般外语学习者更高的外语水平和更扎实的中外文化基础,其毕业 生才能获得更好的发展。因此,研究型 外语大学必须把坚持外语教育专业的办学特色作为一种理性选择。

    三、解决高 端翻译人才匮乏的根本出路:把握外语的“市场定位”,坚持办 学的特色和人才培养模式多样性

    

    (一)对高端 翻译人才的需求不仅要关注现实的紧迫性。而且要 有放眼国际化的远大眼光。高端外 语人才需求旺盛及其需求专业结构的多样化,不仅仅 是一种市场现实,而且是 社会对语言人才需求的大趋势。从全球视角看,信息时 代促使我们的湛蓝色星球变成了“地球村”;、技术和 的交融促使整个世界趋向“全球化”;文化与 教育的交流与合作必然要求异域文化与教育的“国际化”。从的经 济和社会发展前景看,随着我国加入WTO,北京申奥成功,以及上海迎来世博会,必然大 大刺激人才市场对高端人才的旺盛需求。在这种大背景下,作为国 际通用语言的地位不容动摇,同时作为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大国,为了吸 收世界各民族的优秀文化,外语教育语种多元化,也是一种必然要求。

    从现实 情况已经看到外语教育落后的紧迫感。全世界学术刊物的80%~90%都是英语刊物,离开英 语就无法吸收外国学术资源;全世界的机信息90%都用英语表达,我国计 算机软件教育的国际化与标准化已大大落后于印度,而英语教育水准不高,理工科硕、博士的 翻译能力不足是软件人才国际化的一道坎儿。在这种大背景下,上海外 语大学校长戴炜栋,在近年强劲的“全民学 外语是国力资源的一种浪费”的惊呼声中,清醒地指出:“从整个 社会的外语水平看,不足以说明‘全民学外语’。”并指出,从外语教育的现状看,“中国整 个社会的外语水平比一些亚洲国家要低”,“英语在 中国是一种外国语,而在新加坡、马来西 亚英语则是第二语言”。当然我 国的外语水平更不能与欧洲相比,在荷兰有80%的国民熟悉英语。

    

    (二)根据外 语需求的市场定位,改革办学体制,推进外 语人才培养模式的多样化。必须承认:“全民学 英语是国力资源的一种浪费”的惊呼 有一定的合理性。这主要 表现在它有针对性地指出了当前以服务于为导向的英语学习方法的弊端,以及外 语教育在包括教育观念、办学模式、教学方 法以及评价标准等方面的趋同化。这些弊 端直接导致了外语教学的低效化。这种呼 声对外语教育提出了警醒,启发了 人们必须认清外语教育的两个改革方向。

    首先,杭州翻译公司,要根据 市场需求认真把握外语教育的市场定位,对不同语种、不同地 区和不同类型的高等学校提出不同的外语教育办学要求。例如,从语种 的专业结构规划看,必须肯 定地认可英语作为国际通用语言的地位,把英语 教学作为外语教育的范本;同时注 意纠正当前小语种专业办学只限于几个小语种人才培养基地的状况,注重在 更多院校发展小语种教育,实现外 语语种的多样化。从不同 地区的外语教育要求看,对沿海 及东部发达地区,特别是 北京及上海等未来的国际化都市必须普及英语教育,提高全民的外语水准;而对西 部少数民族地区的少数民族学生则主要要求学好他们作为第二语言的汉语。从不同 类型的高等学校看,研究型 大学应该倾情于外语精英的培养,在坚持 复合型人才培养的同时,必须坚 持以注重语言与文化双重关怀的传统英语教育特色;而教学 型大学则应坚持外语应用型人才的培养方向,并以培 养语言复合型人才为主要目标。

    其次,必须十 分注重不同专业结构的外语精英的培养,实现高 端外语人才的多样化。英语教 育具有一定的普及性,而精英 外语教育则具有一定的导向性。高等学 校必须坚持其应该具有的社会发展的前瞻性和导向性品格。在外语教育中,这种品 格主要表现在注重各类专业外语精英的培养,以满足 社会发展对外语人才的前瞻性需求。为了实 现这一宏大目标,高等学 校的首要任务是针对外语人才模式趋同化的弊端,实现专 业结构的多样化,除了必须加速小语种人才的培养及在坚持 复合型人才培养的同时,保持传 统外语教育的特色外,应特别 注重两种外语专业的发展:一是在 理工科院校发展科技外语教育,二是大 力发展翻译专业。

    在外语 教育中应当认清两种复合型人才的区别:一种是传统的“语言+语言”(例如:“英语+汉语”,“英语+小语种”),以及“外语+社会科学”(经贸、、、新闻)等以外 语为主体知识结构的“语言型”外语复合人才。另一种 是以科技知识为主体知识结构的“科技+外语”的“科技型”专业外语复合人才。后者实 质是一种专门用途外语人才,它的第 一能力是理工科知识,本质上 属于科技型人才。

    科技外 语专业人才的能力结构及教学要求都有异于语言型的外语复合人才。从能力要求看,科普翻译家侯捷指出,“一般人 认为好就能翻译英文文稿,这是大错特错的说法,进行科 技翻译与你有什么样的专业背景密不可分”;“科技翻 译的关键不在外文功底,如果要 列出科技翻译成功的要素应该是:专业素养,中文程度,中文文采,英语程度”。同时理 工科外语教学的要求也有异于文科型的外语教学。北京外 国语大学副校长钟美荪指出:“大学生 英语不必都能说会道,文理科 英语教学要求不宜一刀切。”许多专 家认为不同类型学科的英语能力有不同要求,阅读英 语专著及查阅英文资料的实际能力对理工科高层次人才是最重要的。科技外 语人才的培养应该在理工科院校进行,因为纯 外语的人才培养不出合格的科技外语人才,钟美荪副校长就说过“目前大 学英语教学存在很多困难,主要原 因是英语教师都毕业于英语专业,教师通 常按英语教育的思维和标准去教授不同学科的学生。英语专 业毕业生与理工科学生的知识结构不同,双方难以找到结合点”。

    当前科 技外语教育的很短暂,科技外 语教育十分薄弱。翻开教育部1990年出版的《全国研究生专业介绍》可以看到,当时,高等学 校的科技外语专业的设置如果说不是一片空白的话,至少是凤毛麟角。近年,开设科 技外语的意识首先在医学院校觉醒,一些医 科大学开始创办临床医学外语方向、药学外 语方向及护理外语方向。随着中 医国际化战略的提出,以成都 中医药大学为先导的一批中医药院校先期招收了中医学(英语)方向的本科生,尤其值 得注意的是湖南中医药大学的中医学(英语)方向的 硕士生即将走向社会。这是外 语教育专业结构改革的一大进步,它预示 着科技外语专业的发展取向。

    外语专 业与翻译专业是两个不同的学科,发展翻 译专业是解决翻译人才匮乏的另一个良方。在高等 教育办学模式趋同化的背景下,翻译专 业起步与发展严重滞后既是外语教育缺乏特色与个性的表现,又是高 端翻译人才匮乏的另一个原因。中国翻 译协会会长刘习良指出,外语与 翻译之间虽然关系很密切,但毕竟是两个学科。翻译人 才须熟知中外两种语言的,尤其要 研究两种语言的对应关系,还须熟 练掌握各种翻译技巧,具备广 泛的文化知识面。如前所述,鉴于当 前外语精英紧缺不仅反映在外国文学翻译方面,还表现在中译外翻译、科技翻译、口语翻译,尤其是 同声翻译人才的紧缺上,因此必 须在研究型外语院校普遍开设翻译专业。遗憾的 是我国外语本科教育长期不开设翻译专业,甚至大 学阶段翻译科目的设置也是近年才出现。可喜的是,近年来 翻译专业萌发了一系列迹象:2006年全国 翻译高层研讨会专家透露,从2006年开始,教育部 正式将翻译从外语教学中分离出来,作为一 门专业独立发展,目前已有3所高校招生。上海外 国语大学设立了中国第一个翻译学科博士授权点,并从2005年起招 收翻译学博士研究生,旨在培 养翻译理论与实践的高端人才;北京大学、对外贸易大学也于2006年有相应的举措。可见,鉴于翻译人才危机感,推动翻 译人才专门化培养,至少在 研究型大学普遍开设翻译专业,才能解 决中国翻译人才青黄不接的局面,已开始形成共识。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文章归档

Tags

Powered By
Copyright 杭州翻译公司 杭州翻译. Some Rights Reserved.

友情链接:    北京福彩网   万喜集团   江苏11选5代理   高频彩app   中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