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大师的博客

讲述翻 译大师学习翻译的心路历程

« 而专业 硕士的录取比例约为二分之一见到你我很高兴 »

这话根本就不通

  学会做人,一个危险的口号


  作者:黄全愈 文章来源:生存教育在美国 点击数: 116 更新时间:2008-1-23


  “

    这两年回国讲学,在各地 的学校都看到一条类似的标语口号:“学会做人,学会生活,学会学习,学会发展。”有些地方的口号是:“学会做人,学会生存,学会求知,学会发展”;或“学会做人,学会做事,学会创造,学会健体”;或“学会做人,学会求知,学会关心,学会合作”。不管怎么变,“学会做人”这一条总是有的,而且总是首条。据说,这些口 号来自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文件。


    根据清 华大学钱逊教授发表在《人民日报》(海外版)2001年1月6日第2版的文章《论加强“做人”的教育》的介绍:1972年,以富尔 为首的国际教育发展委员会发表了《学会生存――教育世 界的今天和明天》的报告,提出了“学会生存”的口号。钱教授又指出:《学会生存――教育世 界的今天和明天》的报告,也被翻译为《学会做人》。


    把“学会生存”翻译为“学会做人”,理由何在?


    这引起了我的注意。于是,我四处出击,多方查找,想找到英文的原文。感谢因特网,让我能 在很短的时间内同国内的各路人马取得联系。


    《环球时报》教育版 的张聘编辑询问了北大高教研究所的有关人士,不得要领。


    《教育报》的赵小雅编辑回信说:“我手头 有被译成中文的联合国教科文的一套丛书,其中有《学会生存――教育世 界的今天和明天》一书。今天我 向丛书的编辑之一,同时也 是教科文的工作人员询问您的问题,他说,‘学会做人’不是出 自教科文的文件,‘学会学习’和‘学会生存’倒是。我也不 能判断他的说法是否正确。如果我 能从其他地方得到答案,我会及时告知。”


    江苏省 教育电视台的主持人季慧回信说“学会做人”的英文是“Be yourself”。我说,我要的不是“学会做人”的英文,而是联 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文件的“学会做人”的原文。不久,季慧再次来信,找到了原文,出自1996年前任 欧盟主席雅克得洛尔担任主任的国际21世纪教 育委员会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交的报告《教育――财富蕴藏其中》。该报告提出“4个学会”:学知(Learning to know),学做(Learning to do),学会共同生活(Learning to live together),学会生存(Learning to be)。并说,在国内有时“学会生存”又变成了“学会做人”。引证的 是钱教授的文章。


    于是,我又千 方百计联系上了钱教授。钱教授 虚怀若谷地回信说:“关于‘学会做人’,查了一下,原文是Learning To Be。此间看到两个译法,一译‘学会生存’,一译‘学会做人’。‘学会做人’的译法 见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出版的刊物《信使》中文版1996年第7期。我曾找过杂志的译者,没有找到,他为何 这样译也无法知道。我早已 看到了两个译文的不同,但没有注意……”


    经过一番曲折,终于找到了源头――“Learning to be”被译成了“学会做人”。


    因为我是先看到中文“学会做人”,再去寻 找对应的英文的,因此不得不试图去把“做人”或“学会做人”翻译成英文。这就碰到了若干尴尬:首先,“做人”或“学会做人”很难翻译成英文。因为在西方文化里,基本没有“做人”这个概念。而我们所谓的“做人”,是在别人面前“做”的,是要“做”给别人看的。没有对应的概念,就没有对应的语言。就像西方文化里没有“粽子”的概念,于是,英文里的“粽子”就变成“A pyramid-shaped dumpling made of glutinous rice wrapped in bamboo or reed leaves”,翻译成中文就成了:“用竹叶 或芦叶包成角锥形状的糯米团”。仅两个字的概念,用了10多个英 文单词仍说不清。因为,“粽子”也可以 是用荷叶包成的;也可能 不是角锥形状而是枕头的形状……


    其次,尽管找 了几个相近的英文说法,但基本 意思还是相去甚远。比如,be yourself的意思是:“be(是)”“yourself(你自己)”,即“成为你自己”(成为一 个有自己的个性和人格,有自己的独立性的人),与“学会做人”相差太远。另外一个是conduct yourself,意思是说:“表现你自己”。显然,这个意思与“学会做人”也相去十万八千里,都不是我们的“做人”的本义。最接近的一个是behave yourself,这是在 美国孩子调皮出了圈时,大人才说的话:“注意规矩!”


    恐怕“学会做人”译成英文,最接近的应该是“Learning to behave yourself”,即“学会注 意自己的行为规范”。


    最后,如果要把“学会做人”翻译成英文,怎么翻也翻不回“Learning to be”。当然,无论是一篇文章、一句话或一个词组,从一种 语言翻译成另一种语言后,再把它 翻回原来的语言,会有差别,甚至会有较大的差别。但是,如果完全翻不回来,或者翻回来后,产生较大的歧异,,穷爸爸》的作者 在书里鼓吹和推销的观点(请读者阅读有关章节)。


    二是“生存教育”实质上就是“做人的教育”;或者干脆用“做人教育”来代替“生存教育”。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只要“学会做人”,就能“学会生存”。“做人”是首要的,是高于一切的。恐怕《信使》的译者 持的就是这种观点,不然无 法解释为什么一定要把“学会生存”译成“学会做人”。


    三是“生存教育”就是要 发掘人的各种潜能,增强人的生存能力,以适应 世界和时代的发展及变化。


    其实,世界各国的情况不同,差别非常巨大,联合国 教科文组织及其属下的国际21世纪教 育委员会只能提出一些一般性的口号,因此这 些口号对各个具体国家不一定具有统一的、具体的、一成不变的指导意义。比如,“学会生存”在贫困 的非洲国家和在美国的含义是不可能完全一样的;中国的 独生子女所面临的社交能力退化的问题,和美国 孩子抱着计算器丢了计算技术的生存能力退化也是不一样的。这些个花样翻新的“学会”的口号,在发达国家来说,指的是教育应“以人为本”,以人为起点,以人为归宿。


    有人把“生存教育”,归结为 适应环境能力的教育。


    在中国文化里,“适应能力”的教育 从来就有着浓重的传统色彩。儒家的“做人”学说讲 的就是人应该怎样适应社会生活环境。“学会生存”在现代 中国被重新提出,表明了传统的“适应能力”教育正 在面临着新的挑战。


    那么,我们面 临的挑战是什么呢?或者换言之,我们需要什么样的“适应能力”?或者再换一句话说,传统的“适应能力”教育应该加些什么?减些什么?


    前面提到的对“生存教育”的3种理解,第二种 显然源于中国传统,而后一 种则更具有发达国家的现代教育色彩。在中国,雨后春 笋般出现的各种生存能力训练营、极限能 力挑战训练等等,都表现 了中国文化对现代教育理念不同程度的包容或认同。然而,我认为,“生存教育”、“适应能力教育”,并不是 一个一加一等于二的问题,并不是 一个简单地将传统的“做人”教育加上现代的“生理能力训练”就能解决的问题。适应能 力包括社交能力,也包括生理、心理承受能力,还包括 独立思考的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运用知识的能力、实践的能力、创造的能力,等等。适应能 力是由多种能力交织而成的能力,它可以 从人的各种行为中折射出来,绝不仅 仅是传统意义上的适应社会环境的“做人”教育。


  上一篇文章: 八条金 科玉律成功教子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相关文章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文章归档

Tags

Powered By
Copyright 杭州翻译公司 杭州翻译. Some Rights Reserved.

友情链接:    pk10聊室   爱波网   比特棋牌   吉祥棋牌   星和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