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大师的博客

讲述翻 译大师学习翻译的心路历程

«   多少东西都已改变就像现在的秋天 »

还促进 了超过十年的国家经济腾飞

  题外话:这篇文 章是我从纽约时报主页上看到的,我觉得 它在一些东西说得还是有道理的,所以就自己翻译出来,有兴趣的可以看一下。原文链接:http://www.nytimes.com/2011/10/10/business/global/households-pay-a-price-for-chinas-growth.html?pagewanted=1&_r=1&ref=todayspaper


  有生命危险的巨龙:随着中 国经济奋力冲刺,人民被抛在了后面


  由David Barboza 于2011年10月9日发表于纽约时报


  在中国吉林市,Wang Jianping和他的妻子Shue是一对 相对富裕的中国夫妻,他们有1万6美元(约10.4万人民币)的年收入,这个收 入是国家城市家庭平均年收入的两倍还多。


  他们在 吉林这个北方工业城市拥有一套现代的三房公寓同时供着儿子在北京的清华大学学习电子工程。对于节俭的亚洲标准,他们是惊人的储蓄者,拥有5万美元(约32.5万人民币)的储蓄在国用银行里。


  但如同 其他很多中国家庭,王家也感觉到了压力。他们没 有车而且也很少去购物或者下馆子。这是因 为他们的养老储备金正在萎缩,尽管这 并不是他们自己犯下的错。


  在支持 国有银行和国企胜过于支持受雇佣劳动者的经济体制下,政府保 持储蓄利率不自然的低下以至于利率无法和中国高速增长的通货膨胀保持同样的步伐。与此同时,在政府 扮演了角色的一些因素(如虚弱的社会安全网、被压低 的工资和高升的房价)造成了 不断囤积的刺激,这些刺 激强迫许多人只好持有储蓄以防不确定的未来。


  确实,经济学家表示,中国这 十年由出口和政府投资的大项目(如中国高铁网络)导致了 宁人瞩目的经济发展。但这些 项目很大程度上是由中国13亿人民 的家庭储蓄所而不是消费认购的


  这个很 多专家认为是国家资本主义的系统依赖于财富由中国人民家庭储蓄转移到国有银行、有政府 背景的企业和一小部分富有的能够从国家政策获取利益的人。同时,像王家 这样努力奋斗的中产阶级不能享受到中国经济奇迹的全部果实。


  前J.P摩根投资银行经理、同时也是《红色资本主义:中国非 凡崛起的脆弱经济基础》的共同作者Carl E. Walter说:“这就是 整个系统的基础,银行贷款给GCD叫他们 给予贷款的企业,由此他 们贪婪地汲取家庭储蓄者的财富用于支持国有企业。”


  这并不 只是中国的问题。经济学 家表示中国作为世界经济增长少有的发动机之一,它将需 要培养一个购买更多世界产品和服务的消费阶层并且更加充分地分享国家财富。


  但中国 的消费性开销作为总体经济的一份子在过去十年实际上是下降而不是上升,45%的GDP滑落到了35%的GDP。这个数 据是目前世界上所有大型经济体中最低的(即使在 滞涨的美国经济,这个标准大约是70%的GDP)。


  一些专家警告说:“除非中 国开始给予自己的人民更多消费力,否则国 家将渐渐地滑入缓慢增长的泥沼。”而滞涨 现在正折磨着美国、欧洲和日本。在今年,中国的 经济增长率已经开始降低。


  Michael Pettis,北京大 学财政系教授和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的高级经理说:“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发 展模式已经不如当年。如果中 国想要继续增长,这个系 统在将来不得不改变,“他们”必须停止剥削家庭。”


  GCD在最新 的五年计划中允诺将支持个人消费。但如此 做的话对于国家现有金融系统将会有巨大风险,就像在 柱子下面挖地道一样。因为正 是家庭储蓄金支持着国有银行。


  在以化 学制造业作为主要工业的吉林市,国有银 行因储蓄账户上的金钱而感到兴奋。这些银 行用这些钱来放出低额利息的贷款给共同受益人――包括房地产开发商,帮助刺 激一个投机资产泡沫以至于提升房屋价格并使其远远超过许多消费者所能承受的范围。这是一 个遍及中国许多城市已经衰竭的动力。


  与此同时,在北京 的中国中央银行同样也依赖于国家消费者储蓄的巨大共同资金来运营在外汇市场上的巨额投资,由此作 为一个工具来使得人民币不自然的保持较低的汇率。较低汇 率的人民币通过降低中国商品的全球价格以帮助维持中国的强力出口经济。但它同 时也使中国人民买不起一些进口商品。


  在北京 和上海的暴发户抢购IPhone、Gucci包包和 劳力士表的新闻报道可能可以勾画出关于中国成为世界最大消费市场的西方商业梦想。但是在 吉林和许多中心城市的消费者更倾向于在廉价的百货商店消费。其他“国际品牌”主要是 以仿制品的形式在露天市场进行销售的。


  在河南 街跳蚤市场的最近一个工作日上,人群通 过一堆堆叠起来的价值3美元印有米奇老鼠的T恤和价值5美元的 仿造耐克毛绒衫。就在不远处,一家真 正的耐克专卖店正在卖价值35美元的正品,但是并 没有一个顾客光顾。因为消 费者拥有太小的购买力以至于许多国际品牌公司不愿意在一些城市如吉林设立商店。


  随着美国、欧洲和 日本步履维艰的经济状况,中国继 续依靠出口的增长模式将会受到限制,中国政 府也知道给予中国人民更多的购买力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先前,中央政 府已经出台政策来提高农村收入,甚至为 购买汽车和家用电器提供津贴。


  问题取 决于政府是否能足够地改变已经根深蒂固的经济模式来真正地产生一些影响。清华大 学的一位经济学教授同时也是政府长期顾问的Li Daokui表示:“中央政府致力于增加GDP中消费的份额,这个问 题正在成为手段。


  储蓄者――生来节俭


  如果中 国想要让消费性支出在经济中占据更大的份额,那就需 要激励像王家那样的人们的习惯产生显著改变。52岁的王 先生是高速公路设计专家,同样52岁的王女士7年前因 为健康问题从会计岗位上退休。持有一 笔养老金的王女士说:“我们非常传统,我们不 喜欢在今天花掉明天的钱。“


  但是明 天的钱可能并不会像今天的钱那么值钱,因为他 们的储蓄账户只能享有3%的年利 率而通货通胀率达到了6%甚至更高。但是王 家并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只能将他们月收入的三分之二存入银行,杭州翻译。他们害 怕投资中国声名狼藉又不稳定的股票市场,同时,中国的 法律又尖锐地限制他们进行海外投资或者寄钱去国外的能力。


  王家也 不是没有眼红房地产投机但是却没有足够的胆量敢去参与。一些中 国人现在把房地产投机当做少数能够在自己金钱上取得回报的方法之一,尽管当 泡沫破灭时将会证明这是一项危险的投资。


  大体上 如同许多中国家庭,王家持 有储蓄是因为他们担心高升的食品价格和国家不再全额提供得卫生保健高额支出。他们也 担心是否能够给自己的儿子买一套住房,这是当 儿子结婚期望他的中国父母所承受的一项支出。王女士说:“如果你有一个女儿,那么这 项支出就不会那么昂贵了,但如果你有一个儿子,那你就不得不存钱了。”


  房屋价 格已经成为推高储蓄率的决定因素。这个同 样也是分析家认为政府政策将家庭财富转移出去的手段之一。


  就王家的例子而言,他们被 迫让步于一个由地方政府批准的新房地产开发,这样子 的项目在中国比比皆是,地方政 府认为这是一种简单的财富来源。


  即使王 家和其他现有居民能收到一些现金作为离开他们房屋的补偿,吉林市 政府已经卖出这块土地给一家开发商,这家开 发商计划拆除现有的民居并且建造新的但更加昂贵的公寓。


  王家并 不确定他们用旧屋被拆除得到的金钱能够找到一个能比得上原来住所的新家,但开发 商和当地政府期望能够共同获取超过5千万美元的利润。


  一段政策历史――避免一个危机,却形成了一个嗜好


  为什么 希望代替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中国有意压制可能帮助它实现目标的消费者市场呢?


  一些分 析家回溯现有的政策直到在90年代末期形成的政策。当时庞 大又缺乏竞争力的国有企业致使中国的经济扩张进入停顿。忽然之间,当国有 企业面临破产时,国有银 行被迫负上数百亿计价值的无息贷款(给国有企业),因此许 多银行面临破产。


  为了避免这个危机,政府允 许国有企业让数以百万计的职工下岗。在1999年,仅仅一 家中石油宣布裁员一百万职工。并且为了支持银行业,政府对 利率采取了更紧缩的控制政策,包括剧 降给予存款人的实际利率。在2002年,一个理论上获取3%年利率 的银行账户在通货膨胀的影响下实际上会损失3%到5%的年利率。


  这就是 为什么中国银行能在给国有企业提供极为低廉的融资的同时还能够获取巨大的利润。这项举 措同时也能帮助银行为大型公共工程计划提供容易的融资,这些计 划除了高速铁路系统之外还有2008年北京 奥运会和三峡大坝。


  就在同一时期,GCD废弃了 长期实行的终身雇佣制的“铁饭碗”承诺和“国家关怀”(原文是state care,应该是指社保之类的)。政府将 社会服务的高额支出转变到房地产业和私营成分,这些社 会服务包括了住房供给补助,教育支出和医疗保障。


  相互作用之下,这些措 施总计起来形成了与中央计划与管制有关的系统,这个系 统现在被称为国家资本主义。这些措 施运作得非常良好,不仅仅 帮助复苏了中国衰退的银行业和国有企业,还促进 了超过十年的国家经济腾飞。但是这 个系统同样也对个人经济利益征收了巨额的税。


  “我们当然愿意去消费,但是我 们在付过账单之后真的没有剩下些什么。”34岁的Yang Yang如是说到。作为校长的她和丈夫――一位警官以及10岁的孩子住在吉林市。她还表示:“即使送 我们的儿子去公立学校读书,我们还 是需要为每个人都期望接受的校外课程支付费用,几乎每 个家庭都会这么做,因此这 个给了我们很大的压力。”最近杨 家为了省钱只好搬去和她父母住在一起。


  在华盛 顿的彼得森协会国际经济部门的一位经济学家,Nicholas R. Lardy,估算出 国家政策对百姓索取了一项隐性税收,而这项税收单单在2008年就有360亿美元约为当年中国GDP的4%。Mr. Lardy说:“最近这十年,这个数 据可能会达到数以千亿计美元,银行业 能从本质上从消费者的手中取走这些钱。”


  实际上,这项扭 曲的政策可能已经使百姓付出多得多的代价,因为这 项数据不包括像人为抬高进口商品的价格这样子的隐性花费。


  对于中 国经济学家来说,曾经促 使经济爆炸性增长的国家资本主义已经变得适得其反。


  在上海 中欧国际商务学院的教书的一位经济学家――Xu Xiaonian 说:“中国已 经超过了收益递减规律开始作用的的点。”他争论 到中国正冒着重蹈如日本在80年代和90年代初 期犯下的错误的风险,杭州翻译公司,当时日 本过度依赖于出口经济而忽视了国内市场并让房地产价格高涨。自从90年代中叶泡沫破裂后,日本经 济至今仍没有真正复苏。


  Mr. Xu 说:“如果我们不加以改变,我们将 会走上同样的道路,我们已经看到一些”日本灾难”的早期迹象,中国投资得越来越多,但是这 些投资的收益却越来越少。”


  改变的预言――一个触 手可及的彻底检查


  一些经 济学家预计重大的改变,注意到 中国政府有现金和力量去像90年代后 期一样彻底改变道路。


  哥伦比 亚商学院的一位教授――Wei Shangjin说:“中国在 过去已经面对过更令人怯步的挑战,我并不 怀疑他们要去做这项变革,但问题是,他们能 过成功地精明处理这样一项巨大的经济调整吗?”


  当然,像麦当劳、耐克和 保洁这样的跨国公司正用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投资来“赌”中国在 几十年内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市场。


  但高涨 的消费需要中国经济进行一次彻底检修,不仅仅 是需要国家银行从百姓处“断奶”,还需要 强迫国有企业支付更高的借款利率。这同样 也意味着让货币升值到它真正所该达到的价值。换句话说,就是需 要调整使中国发展如此快的国家资本主义。北京大学的一位讲师――Mr. Pettis说:“为了让消费激升,就必须 停止从百姓手中拿走钱。”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站分类

文章归档

Tags

Powered By
Copyright 杭州翻译公司 杭州翻译. Some Rights Reserved.

友情链接:    极速三分彩   王者彩票   K8彩票   广西快乐十分   FG抢庄牌九